元小鹆是霸王龙

喜欢爬墙,文笔奇差的小萌新一只,喜欢被叫鱼总嘻嘻嘻(♡˙︶˙♡)

form金陵图书馆的留言簿
真是一本可爱的book~

【竹辉/荒金】竹之缘

迟到der七夕贺文☞阴阳师手游同人 ☞万年竹x辉夜姬 荒川之主x金鱼姬

小公主世界第一可爱!♡

有ooc 注意避雷 有琴哥兔丸走场hhh

口嫌体直傲娇忠犬x乖巧可爱清冷萝莉 / 霸道大叔x野心少女

走起~

0.

我好像置身于一片竹林。

浮动的是深深浅浅的绿,光影斑驳,像温润的水包裹着我。

水波丝丝缕缕的漾开,大片大片浅金的光照到我身上。

有什么东西正围绕着我,不是阳光不是竹影,是一种让人很舒服的东西。

这就是我最初的记忆。

“辉夜酱是说你在竹子里的记忆?”金鱼姬凑近了大声问道。

“啊呀,嗯。。或许是的。”

小女孩怯怯地低头,纤细的手指攥紧了绀色的衣料。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不知道,我……我想再去一次那个竹林。金鱼姬可以陪我一起吗?”

女孩抬起头,眼尾一抹嫣红更衬的她肤光胜雪、秀丽绝伦,还没长开的小脸上已经可以看出日后的绝世容姿。任何人被那样的目光盯上都不会舍得说不的,金鱼姬也只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哎呀哎呀,真是输给你了。不要耽误我统治世界哦。”

两个少女向竹林步去。

1

一路上,金鱼姬活泼地跑跑跳跳,拉着辉夜兴奋地说着她统治世界的计划。

而辉夜姬一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小步小步地认真走着,时不时微笑着应和一下。偶尔偏过头去抿嘴沉默的样子让人心疼。不过显然神经大条的金鱼姬是发现不了的。

“站住!”金鱼姬突然一声娇叱。

辉夜姬猛地抬头,面前有一只高个子的蓝色大妖。他高高的影子把辉夜和金鱼姬都笼罩了。

“是荒川之主诶!我要打败你!这就是我统治世界的第一步了!”

金鱼姬兴奋地喊着。

荒川之主玩味地笑了笑,一只手轻轻松松地把金鱼姬拎了起来。

看她在空中吓的发抖还要逞强,眼圈红红还不服输地叫喊,觉得甚是有趣。

辉夜姬上前拉了拉荒川的袖子,小声说道“荒川大人,您可以把她放下吗?她没有恶意的。”

荒川一松手,小小的金鱼姬就摔在地上。

她一边揉着摔疼的地方一边嘟囔“怎么可以这么粗暴地对世界第一可爱的金鱼姬小姐啊!好痛唔!荒川大坏蛋!”

辉夜姬想上前安慰她,金鱼姬却自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荒川又轻轻松松地把她拎起,扔到背上。

“作为回报,请你到我家吃绵绵冰吧。那个,辉夜姬小姐,向您借这个笨蛋一个下午可以吗?”

辉夜姬点点头。

荒川背上的金鱼姬“…你才是笨蛋。我要草莓味的,哼,讨厌的大妖怪。”

辉夜姬站在原地有点落寞,她才不担心金鱼姬。

荒川之主侧头看着气鼓鼓的金鱼姬,那眼神分明是带着笑的。

2.

辉夜姬一个人来到了她出生的那片竹林。

阳光慷慨地洒下大片大片的浅金,竹影依旧斑驳,空气里有种清新的香气。

她坐在竹下,抱着双膝。

倏然,她听见了笛声。

清越而悠长,清雅又忧伤,像好吃的绵绵冰让人暑气全消,神清气爽。

辉夜姬眼睛一亮,惊喜地爬起来,看到了不远处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

他在竹林中央吹笛,面容平静,宛转悠扬的笛声自然地流泻出来,一个一个音符飘荡在空中,这些音符里有高山流水,连绵不绝。

辉夜姬听得入了神,索性就坐在竹管上。

她记起来了,就是这笛音在她还困于竹管中之时给她清凉的慰藉,她觉得这陌生的青年无比熟悉,他是偶然来到林中的惨绿少年吗,还是住在附近的妖怪?这样笛声的主人想必也是个十分温柔的人吧。

辉夜姬本想等他一曲吹毕再上前询问,可这笛音似乎毫无尽头,她生怕自己不注意青年就走掉了,于是上前拉了拉青年的袖子。

“您好,请问……”

笛声突兀的停止,那青年面容清冷,一副不耐烦的语气

“哪里来的小丫头,不知道打断别人的演奏是很没礼貌的事情吗?”

辉夜姬有些惊慌失措的解释

“抱歉,我是竹子里诞生的辉夜姬。谢谢您用美妙的笛声陪伴我度过了很多日子。”

“能……请您为我吹奏一曲吗?”

她一袭茜色彩衣,墨发束成两个漂亮的辫子垂至胸前,琥珀色的眼睛明亮而美丽,简直像天上的仙女。

空气安安静静,辉夜姬眼里的光在慢慢黯淡下去。

看着面前认真的小姑娘,不善于人打交道的万年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那,只一曲哦。”

笛声再度浮动在竹叶上,在阳光中跳跃,光影交融,一时不知今夕何夕。

3.

“于是你就给她吹了一整夜?!你的孤高清冷形象呢,音乐大师?万年竹大人?”白发的谦谦君子不顾形象的抚琴大笑。

“妖琴你就不要笑我了。你这家伙才是毫无原则吧。那两个听众听你的催眠曲听到一半就睡着了,你还给这两只不尊重音乐的小兔子披了衣服呢。”

万年竹郁闷的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有气无力的说。

“我那是……我那是看他们年纪小,还没有欣赏能力。”妖琴师心虚地别过头去。

“搞音乐的都这么傲娇的吗?”不远处的小白提问。

神乐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博雅不是。”

正和大天狗吹笛的源博雅:“阿嚏。谁想我了?”

那以后,万年竹天天来到这片竹林为辉夜姬吹奏。

直到神无月来到,辉夜的生日到了。

寮里的大家为辉夜买了漂亮的衣服准备了料理为她庆生。

大家发现寮里沉默羞怯的小公主活泼了不少,开始爱说爱笑了。

花鸟卷温柔地为她披上新衣服。辉夜的眼里流光溢彩,澄黄和浅金是华贵的色彩,她像人间贵族的待嫁少女,墨发黑眸淡樱唇,肤若凝脂齿若雪。

她向竹林匆匆步去,心里有着紧张的欢愉。

“喂,辉夜酱。”

诶,是金鱼姬呢。

活泼的蓝发少女还是蹦蹦跳跳的欢脱样子,“辉夜酱的新衣服好好看!”

“是穿给心上人看的吗?”

辉夜姬一愣,竟有些甜蜜的羞涩,心上人……吗?

“本小姐可是已经迈出征服世界的第一步啦。辉夜酱也要加油哦!”

金鱼姬不无炫耀的说。

“是是是,你征服了我就是征服世界了。”荒川宠溺的笑笑,伸手把她揉到怀里。

4.

“竹?”辉夜姬没有如往常一样看到吹笛的音乐家。

她不安地四处张望,竹林好像有些变化。

一时间所有的竹子都指向西南方向,似乎在为她指路。

她连忙向西南走了几十步,愣在原地。

清高的万年竹此刻一身血污,显得十分狼狈。他化笛为剑,紧握手中。

“我不会让你们毁了这片竹林的。这些竹子皆承灵气而生,草木有识。

我不会让你们屠戮活生生的地灵。

而且,如果这林子毁了,我去哪里赴一个约定呢。”

“她,还在等着我。”

万年竹坚定的眸子里似有笑意,似乎回想到了什么美好的时光。

他周身是灼灼清华,烁烁寒光,

他挡在竹林前,面前是黑压压的堕妖。

他像俗世中一个寻常武士,为了守护心爱之人而全力以赴。

“竹!”辉夜姬不管不管地扑了过去,一下抱住他。

万年竹僵硬了一下,似乎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最终还是嘴硬道,

“你……你别这样,会把你的衣服弄脏的。”

辉夜姬抬头,小脸上挂着泪痕,眼尾水红晕开,格外楚楚可怜。

于是万年竹拿出绣着翠竹的帕子为她擦了擦眼泪,把她往怀里搂了搂。

两个人都笑了。

5.

“等等,那那些堕妖呢?”

“被我处理啦。”

“???把sr打成那样,把ssr吓成那样的被你一个r处理了?”

“嗨呀,那些本来就是林中的草木之灵,只是演了一出戏哈哈哈。”

“……”

“我不整这一出,他们怎么在一起啊。天天吹一样的曲子我都听腻了。万年竹那货永远不可能主动出击的,所以我就替他发动总攻啦。”

“你别的不行,吹媒拉纤的事儿为什么这么在行?

为什么不替你主人我找个男朋友?”

我用笔戳了戳在我的书桌上自由伸展着肢体的雪白狐狸。

管狐慵懒而随意地伸了个懒腰,缩回了它的竹管。

“喂,然后呢?”

“什么然后?”声音从竹管中传来。

“竹哥和小公主后来怎么样了,还有咸鱼王和小金鱼以后的故事?”

“那,那我怎么知道呢?”

“什么,那我怎么写下去啊!”

任我怎么把竹管翻来覆去,管狐决意对我不理不睬。

即使这样,故事仍然是要有个结尾的。


樱花树下,万年竹的笛声和妖琴师的琴音交融在一起,汇成春的恋曲。

寮里的大家围坐树下,吃绵绵冰,扑流萤,赏星。

自从再无烦忧。

开头结尾无能的我,emmm就是烂尾啦😂































【火灯火/灯刀】烟花易冷 上

凤凰火x青行灯 有青行灯x妖刀姬 现代AU

开篇青行灯视角第一人称,ooc预警 凤凰火活在回忆里😂

大概就是一个怪谈作家被英雄救美(bushi)后念念不忘的小故事

还有失足少女女警拐回来的小白兔是大灰狼还是嫂子的悲惨故事

灯姐表面楚楚可怜(bushi)切开来是黑的。黑化预警。

很俗套吧,但是我喜欢~

0.

夜深了,我却还没睡着。

“千佳不知道,她的脑后伸出了巨大而狰狞的触手,疯狂地吞噬着食物。

从此,千叶原再也没有一个叫千佳的小姑娘。

却诞生了妖怪二口女。”

我站起身,舒缓了一下因为长时间码字而紧绷的身体。

偌大的穿衣镜里,面容清丽的女子毫无倦态,神采奕奕。

“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吗?”

我自嘲的笑笑。随手拿了一件风衣,消失在玄关处。

黑沉的房间像一个浓到化不开的梦。

在梦中,一点鬼火闪闪烁烁。明明是寒冰一样的颜色,却无比炽烈,

幽蓝色的火焰点燃了桌上的手稿。一时间烧的洋洋洒洒,

像极了一场盛大的烟花。

1.

“你听说了嘛?这是这个月第三起诡案了。”

“是啊,据说上个星期那个街头小混混在第三大道死了。尸体有严重烧伤。”

“还有那个老爷子,彬彬有礼的,在酒吧就被人一枪打死了。”

“警察都没有管一管的吗?”

“事发地点没有目击者,都是深夜,酒吧那次可邪乎了。在场那么多人,灯一闪一灭,竟然愣是没有一个人看见凶手的相貌。”

夜行者的故事传遍全城,一时间人心惶惶。

“嘿呀,我说阿刀你呀,就完全不害怕的吗?”

“我是警察。”黑发女子擦拭着长刀,并没有向凤凰火投去一个眼神。

“是从小在疯子堆里长大的嗜杀小女警嘛。”

“烦死了,闭嘴。”寒光一闪 ,凤凰火搭在妖刀肩上的一只手被削掉。

“啊呀啊呀,小刀刀好不温柔呢~”

“抱歉。”低垂了目光“我……我还不能很好的控制它。”

“没事啦。”凤凰火笑的没心没肺“我可以修好它嘛。”

她衣服的布料竟然无风自燃。

她一扬手臂。火光中,断肢处重新长出白皙美丽的手。

没有一丝伤痕。

妖刀瞥了一眼她,轻轻搅拌着自己的咖啡。

“外面闹哄哄的,不去看看怎么回事么?警察小姐?”

妖刀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长刀。小声说了句,这个月的钱我已经打到你的卡上了,照顾好他们。然后就匆忙消失在街角的咖啡店前。

凤凰火走了出去。

灰蒙蒙的街道,黯淡的人群,真是无趣的一切。

突然她看到了在不远处的大楼上,一抹耀眼的光。

是幻觉吗?唔,反正也没什么事。去看看

凤凰火对自己说。

一切都要结束了吧。

我站在楼顶。把自己的手稿撕碎纷纷扬扬落下来,

诋毁它们的人已经死了。

现在我也应该……

楼梯口旁边居然站着一个女人,

她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甚至没有多分给我一个眼神。

作家的本能让我好奇起来。

她看上去和我年纪相仿。只见她弯下腰拾起了地上的一页纸。

我沉寂的心脏突然震动起来,惊喜又有各种顾虑,心烦意乱中是忐忑不安。

刚想开口问,见她直起身来“这是你写的吗?”

我点点头。

“有趣的故事呢,我喜欢这个。”

“真的?!”

“嗯,这么激动干什么,你该不会认为只有你一个人喜欢怪谈吧。”

她一步步走向我,步步生莲,脚下燃起熊熊业火。

她像我的故事里真正的主角一样向我走来,把支离破碎的碎片拼起来

给了我个令人安心的结局。

2.

“你们一起生活了三年之久?”

“是的。”

“那你为什么离开?”

“我是一个作家,我需要源源不断的新鲜的灵感。日复一日重复的生活不能带给我更多的故事。”

“最近三个月你们有联络吗?”

“没有。”

“好的。”

我是妖刀姬。一名平安京警署大队的警员。

此时我正紧张着看着我的室友被审讯着。

阿灯永远是冷静而安宁的,平和的调子,语速不快不慢。脸上是得体的微笑,就像在娓娓道来一个故事。

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地方。

她起身了,我连忙走上去,冷冷地瞥了那个审讯员一眼。

动作笨拙地为她披上衣服,柔声说“这里冷。”

或许是我的确不会关心别人,她也不习惯我僵硬的声调

但还是侧过头来温柔的拍拍我搭在她肩上的手,笑的眉眼弯弯

“我没事啦,阿刀别担心。”

我不争气的脸一红,把她拉起来,“回家了。”

后面的审讯员在叫着什么笔录没做完。

我抛去一个眼神,身后立即鸦雀无声。

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小雀跃。

3.

青行灯亲启

不要为我伤心。

阿刀一直是天真的孩子性子,她还小,而我已经厌倦了这漫长的生命。

在我遇见她之前,我已经在火焰中折磨了无数次。

我生命的意义就是燃烧自己。

她不一样,她是寒光凛冽,锋芒毕露的刀。

她被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伤害和屠戮。

我知道她不愿意的。她不想伤害任何人。

所以我燃烧了我的一切封印了那把刀。

啊呀啊呀,别哭啊,其实你走的几年我很想你的。

对了,你以前想知道的,咖啡馆里打工的河童他的火是绿油油的水草,里面有一只小鲤鱼吐着爱心泡泡,真可爱呢。

红叶小姐近几年更红了,她的火是一个橙色包包,里面有晴明大人的娃娃。

那个笑呵呵的房东老爷子,我一直没有看到过他的火。你走后的第二年他去世了。他临走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火。说来好笑,他的火居然是一份剁椒鱼头。也许是想和朋友点几个小菜吃一顿吧,可他从来没有说过。

至于你啊,阿灯,我也没有告诉过你,

你的火,那天楼顶上,我第一次遇见你就看到了

幽蓝色的灯,乍一看是灯,仔细看却是一片虚无,星星点灯聚集起来的是流萤一般的光芒。

好漂亮,你生命的火焰是绚丽的,你还有很长很美的一生。

那是你的故事,你是最出色的作家,你应该继续写下去。

我不介意你把我写进你的故事~(笑)

但是不可以写类似“牺牲自己,燃烧他人”的话哦!我很反感!

勿念

凤凰火 绝笔

青行灯攥着信纸跪在榻榻米上,用力到指节发白也不松开。

斑斑点点的泪痕洒在信纸上。

“阿灯,你在么?”妖刀姬在玄关叫道。

青行灯匆匆擦干眼泪,调整出了微笑。

“没事,就来。”










想写啊啊啊啊啊
拜托🙏🙏🙏
这个真的带感,虽然我这垃圾文笔

【冒盲】玫瑰花的冒险 HE

重度ooc 私设盲女的眼睛是紫罗兰色(◍ ´꒳` ◍)

敲可爱的一对,想发糖来着的。

有下划线的句子是引用的,文末会标出处。

然后能接受的话。

走起了各位~☞

于是我决定忘记我决定不见你

于是我北上北极熊的肚皮是你

于是我南下南十字的星光是你

于是我东游北海道的汤泉是你

于是我西游莫高窟的砂岩是你

0.

库特.弗兰克今年15岁。

这里是英国约克郡的一个小镇。年幼的库特哼着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小曲儿,惬意地走在午后的街上。那是一个美妙的下午,冬日的暖阳多多少少缓解了西伯利亚来的风的寒冷。

就在这时,一朵玫瑰轻飘飘地落在他的脚边。

他抬起头来,正巧那个女孩打开了窗户。

迷人的阳光从四面八方涌来,将海伦娜映照的如同一位天使。她的皮肤因为常年不见光而略显苍白,但嘴角俏皮的弧度和可爱的小雀斑昭示着她只是个好奇的少女。

“您好?请问可以帮我捡一下那朵玫瑰吗?”

库特才发现少女的眼睛里,没有光。

这一幕在未来的冒险家臆想的中,被形容为一见钟情的浪漫邂逅。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看到那双浅紫罗兰色的眼睛时,被里面的空洞而惊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就看到少女的眼睛流露出了些许受伤。

他一直是个胆小的人,却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的胆小。

他拾起那朵玫瑰,上前一步,走进了他们的故事里。

1.

“我驾驶着那艘小船,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飘荡着,我看到一个葱葱郁郁的小岛,在海上晨曦中有朝露般的美丽。”

少女闭上眼睛入神的听着,嘴角有一抹向往的笑。

库特觉得热血沸腾,这些虚构的冒险故事,荒诞无稽之谈,只要可以取悦面前这位优雅的小姐,他可以从书中编造出各色各样的奇幻故事。

海伦娜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无疑是个很好的聆听者。有时候会轻轻地笑出声,那笑容也像她本人一样温和。当库特不说话时,她会有些惊惶地抬眼,似乎怕被人丢下。

大多数时间里他们静静坐在那张铺有苏格兰格子花纹的的桌布的桌旁,一个说,一个听。有时候桌上会摆着一束带着露水的玫瑰,那是库特每个星期日穿越大半个小镇买来的,他没有让海伦娜知道过。他喜欢少女把玫瑰凑在鼻子下面轻嗅时,眉眼间的甜蜜。

2.

有些人有些事,会猝不及防的消失在你的生命里,不留一丝痕迹。那天库特推开门,看到的是干干净净,空空如也的房子。

海伦娜搬家了。

她没有留下一封信和什么记号。

桌子上有一束玫瑰,带着晶莹的露珠和甜甜的清香,库特似乎看到了海伦娜敞开心扉的笑脸。

他愣愣的看着这间屋子,他本来打算今天向海伦娜坦白一切,并邀请她一起去旅行的。

他的故事讲到了最精彩的部分,可是唯一的听众已经离开了。于是这一切的一切似乎也没了意义。他拿起玫瑰跑了出去。

库特疯狂地向码头飞奔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能截住海伦娜。

他在码头看到了海伦娜和她的父亲。那天她穿了一条的朴素棉布蓝裙子,一袭深棕色的风衣,不起眼的装扮遮掩不了她不俗的气质。

库特觉得自己正满心欢喜地要叫住她。只听见她的父亲说,

“那个库特.弗兰克赌场的人都跟我说了,是个混小子,他的什么故事都是胡编乱造来的,海伦你不要信。”

库特觉得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脸上,晃晃悠悠的向前走了几步。

可这时,海伦娜用手撩了下自己的卷发,浅浅淡淡的一笑像英国岚雾迷离的清晨,说出了让库特如坠谷底的话“知道了 父亲。”

库特站住了脚,眼泪在发红的的眼眶里打转,他手上有匆忙采玫瑰被划伤的血痕,包里有海伦娜送的《格列佛游记》。咸涩的海风刮在脸上生痛生痛。海伦娜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回头茫然看了看。

两端视线交汇,库特用尽全力控制自己不喊出声。

她看不见。

他目送那船远去,在长椅上坐到黄昏的夕阳缓缓笼罩他,然后用力将那束玫瑰扔进了海里。

3

我穿过峡谷

又翻过雪山

路过无人的戈壁滩

看遍人间的欢乐和悲惨

却找不到我的答案

库特.弗兰克今天25岁了。

他只身深入各种危险奇幻的秘境,他是最伟大的冒险家,他的传奇故事流传甚广。他身边一直带着一本破旧格列佛游记和一束新鲜的带露玫瑰。他没有旅伴,有时人们会看见他踽踽独行在路上,那背影是说不出的寂寞。

库特受邀来到了庄园,结识了各色各样有趣的人,小艾玛、克利切

、瑟维先生和列兹尼克小姐。

他们都是怀着自己的梦想来到这个随时随刻就可以死去的地方。库特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如果有,那么祈求他在游戏结束前能再见海伦娜小姐一次,或许想和她说声对不起吧。

4.

阴暗狭隘的环境,阵阵冰冷的风裹挟着死亡的气息袭来。库特寻找着密码机走在圣教堂的路上。新来的队友叫盲女,是个行踪神秘的人。

他在草丛中缩小了自己,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消瘦了,厚厚的破旧风衣裹住单薄的身体, 蓝色的裙子上打着补丁,

沉重的黑色眼镜遮盖着她的眼睛。

隔着十多年的风霜回望,她仍然是那恬静端庄的模样。

监管者在她的身后,她却浑然不知地后退。库特的心揪紧成一团。

海伦娜无疑是还是聪明而灵敏的,她轻轻巧巧地翻过墙,你动作娴熟狠辣的翻板砸向监管者。转身逃离的时候,她好像迟疑了一下,向草丛那边看了过来,但还是迅速离开了。

很快,库特和艾玛,艾米丽一起站在了门前。

他带着些冷酷的威严命令她们离开,看着那两个小丫头消失的身影,他心里居然奇迹般的有些如释重负般的轻松。

他们还年轻,还有资格去追逐未知的冒险,

还有资格去拥抱这肮脏却美好的人间。

而库特.弗兰克的人生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结束了。

5.

冒险家要冒他人生最后一次险。

那本《格列佛游记》已经十分破旧,他使用了最后一次。

他钻进草丛,他来到她的身边。

海伦娜已经伤痕累累,动弹不得,她的挣扎使那副眼镜掉到了地上。

那双浅紫罗兰色的眼睛,透着重重迷雾望过来

库特突然看懂了她的口型。

那是在叫他快走。

原来她从来都是能看见他的。

于是他不管不顾的上前,隔着十多年的时光。把面前的这个女孩拥在了怀里。

6.

迷人的阳光包围着甲板上的两人,海风阵阵袭来,天朗气清,一片光明。

空气中有一股甜丝丝的香气。

库特看着面前的女孩,她褪去了年少的青涩。她像一株含苞待放的玫瑰,转了个圈,蓝白色的裙子在空中飞扬。

“海伦娜,我们分别的那十年里我游历了很多地方,我也成为了真正的冒险家。可是,我想告诉你,我一生最大的冒险,就是10年前捡起了那支玫瑰。我收获的最大的宝藏就是你。”

“我愿意做你的眼睛,

那么,海伦娜,亲爱的,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旅行吗?”

少女踮起的脚尖,

海上的明快阳光,

焰火冰淇淋,

大把大把的七彩气球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一束玫瑰被抛向海里,它划过长长的地平线。

像余晖给大海的一个

甜甜的香吻。♡

①文首第一处下划线的句子摘自冯唐的《冯唐诗百首》

②第二处是摘自花粥的歌《海盗船长》

感谢你听完这个故事。♡






























【雷布】梦魇 上


ooc见谅,私设如山 小学生文笔 (ಥ_ಥ)
别问我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哇呜呜

天空是诡谲的铅灰,压抑的灰云沉沉低垂。惨白的身影迅速移动,路边满是魑魅。
布雷克又一次在梦魇中重逢此生永远的噩梦。
他推开门,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他脆弱的神经。主人一家的尸体安静地伏在地下。
阴影中艾米丽小姐粉红色的蕾丝裙被鲜血染红,金色的卷发黯淡了,哭得哑哑的嗓子低声恳求着“凯宾哥哥,你不要走啊,你走了就只剩我一个人了。”抱着玩具熊的瘦小身影显得脆弱无助。
布雷克看着拉着他衣角的小手,眼底似乎有一丝不忍,可终究决绝地转身而去。
过往的痛苦记忆如潮水般向他涌来,将他卷入绝望的漩涡。视线被一片黑暗覆盖,似乎坠入了无底的深渊。有什么东西慢慢顺着皮肤爬上来,丝丝缕缕地缠上,从指尖到全身,痛觉一点一点压迫他的神经。身体被束缚,白皙的手腕上勒出殷红的血珠。布雷克挣扎着,可是无法挪动半分,索性放任自己,在黑暗中浮浮沉沉。
与此同时,病床前的雷姆一边揉着自己已经揉得乱糟糟的棕发,一边焦急地走来走去。“布雷克这家伙就知道让人担心!真是讨厌死了!”
嘴上这么说着,还是俯身查看他的情况。只见布雷克只穿着单薄的白色睡衣,被汗湿的额发软软的散在枕头上。平时一向苍白的肤色是病态的潮红,眉头微皱,呼吸得很是痛苦的样子,嘴边溢出模糊不清的字句“艾米丽……阿嵬茨……茶会……蛋糕……锁链……讨厌的沟渠老鼠o(´^`)o……”
雷姆看着这样的好友有些头痛。正欲起身找个医生,手腕却被一把扣住。病床上的人用力奇大,这一下捏得雷姆腕骨几乎碎裂,连声呼痛,几乎眼泪汪汪。
“布雷克!放手”雷姆一把挣开那
桎梏,扶了扶下滑的金丝眼镜,惊诧的看见了墙壁上巨大的赤红瞳孔缓缓睁开,空间开始扭曲。
“疯帽子!”雷姆慌乱地去扶床上的人。同一时间,奥兹和爱丽丝也破门而入,看到布雷克的锁链也是都愣住了。
“快去叫夏萝小姐!”“夏萝还在兰兹华斯家的宴会。爱丽丝你帮忙牵制一下疯帽子!我去叫人。”奥兹冷静地指挥着,蹬蹬蹬地跑下楼。
却看夏萝出现在门口。一袭粉紫衣裙,优雅地迈着小步,今晚的她化着精致的妆容,举手投足都是款款温柔。可看到屋子里的情况后大小姐立刻慌乱了起来。
“雷姆,怎么回事?扎克席兹哥哥出什么事了?!”
“可怜的小丑,是被黑骑士斯坦恩缠住了哟~那讨厌的家伙很难缠哦,会让人一直面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从痛苦中汲取力量。不过也只是个小障眼法而已。”坐在橱柜上叼着一根棒棒糖的艾莉丝不屑地说。
“喏。”随即伸手,凭空出现的镰刀寒光一闪,疯帽子消失了。
艾莉丝从柜橱上轻巧地跳下来,“需要眼镜大叔和海藻头去小丑的梦境里带他回来呢,不然斯坦恩会让小丑永远醒不过来的。”
“那么拜托了,基尔巴特君。”夏萝向倚在门边的黑发青年行了一礼。青年淡漠的金色眸子远远投来一瞥,似乎不怎么情愿,但也没有更多的表示了。兰兹华斯未来的家主有些许尴尬,把裙子揪得皱巴巴的。
“小基,别这样,夏萝小姐,没事的,小基他就是闹别扭,其实他也挺关心布雷克的。”一旁的奥兹急急忙忙地打圆场,扯了扯基尔。
“既然是主人的吩咐,在下照做就是。”基尔冷冷的甩下一句话,遮天蔽日的黑鸦被召唤而来,窗外月光森冷,雷姆握紧昏睡中布雷克的手,“放心,我们会救你出来的。”
——TBC——
明明只想吸吸布丁,结果写的这么垃圾,我我我有罪哇啊啊 o(╥﹏╥)o (ಥ_ಥ)
话说这对cp好冷啊,有一种坟堆里挣扎的感觉。
那个那个,求小红心小蓝手,(溜了溜了(✺ω✺))

吾家有弟初长成,
万千宠爱于一身。
萱亲之宠不堪承,
慵卧草席恬平生。